总裁强宠小娇妻
夜间 A+ A-

475.475 王子与灰姑娘 (全剧终)

解放眼睛,试试听书,点击播放

红歌穿着宫廷的大红新娘长裙,梳着美丽凤凰发髻,额前围着太子殿下与太子妃送给她的凤凰链,在那凤凰飞翔所含的钻饰下,是那红歌那美丽梦幻双眸……


静恩,翠翠,蝶衣穿着粉红伴娘短裙,守在一旁,看着三名宫女亲自为其披上透明的新娘纱巾,先扣在后发髻间,等出阁时,再掀上……


泰允作为红歌从小至大的同事兼兄长,看着她坐在梳妆台前,化着好美丽的新娘装,亮着一张清盈的笑脸,眼眸中闪烁着醉人的颜色……泰允感叹地笑了……


“吉时将到……请您起身……”喜娘亲自与蝶芯还有俩名宫女掀着长长的裙罢,扶着红歌往储秀宫外走……


因太后念红歌对皇室对太子殿下如此尽忠职守,甚至与太子殿下多番出生入死,便亲赐以郡主的规格出嫁,陪嫁的嫁妆包括玉如意一对,金手镯一对,还有别墅一栋,太子殿下与太子妃赐钻石链环一对,和田籽玉耳环一对,轿车一辆,二殿下赐紫水钻项链一条,三殿下赐红宝石项链,手链一套……陛下与皇后赐名跑车一辆……名贵古董墨砚一方……


红歌在喜娘与宫女还有三名伴娘的陪同下,缓缓地掀着美丽的新娘裙罢往着太和殿走去………


泰允在一旁很紧张地看着红歌说:“我告诉你啊,你千万不要出错啊,记着脚不要踏裙罢……”


“你滚远点!”红歌嘴硬地叫!


二十名宫女各自站在殿门前的广场外,当她们一看到红歌来了,便亲自恭身上前,陪着红歌一同走向太和殿……


殿内中央坐着身着黑西服的祁彻,当他看到红歌缓步走来时,他一个感叹地微笑着,脑海里闪过了一位小女孩的身影,此时她也是花样年华,只是不知身在何方(预知民间公主的故事,请留意下周五的新文发送)……他稍一分神,便已经看到红歌在喜娘的搀扶下,缓步走上铺着大红地毯的阶梯……


龚傲芙与庄碧琴坐在陛下的左右俩侧,微笑感动地看着红歌身着那美丽的新娘礼服盈盈步上阶梯时……


祁昱身着西服,一脸放心微笑地看着红歌,想着陪伴多年的红歌,如同自己的亲妹妹般,今天终于出嫁了,他的心内也是一阵感叹,他一个转头,看着安蓝穿着浅紫色的神鸟金刺绣宫廷长裙,挽着双边发髻,戴着蝴蝶型的耳环,也是一脸激动地看着红歌……


祁文与祁烨穿着白色西服,也一脸感动欢喜地看着红歌……


“有请国舅……”风长清站在殿门外亲自着……


安博身着新郎黑色名贵西服,襟前佩戴着紫色喜庆神鸟襟花,一脸激动地在宫女的陪同下,自大殿广场外缓步走上了深红地毯,然后阔步地来到陛下一等尊贵人前……


“请红歌与国舅扣谢陛下,太后,皇后,与殿下……”风长清继续主持着婚礼……


红歌一听,便先挽裙罢跪了下来,然后双手撑地面,轻轻地哽咽地与站在一旁的安博一个跪地扣谢,一个行九十度拜谢礼……“红歌扣拜陛下,太后,皇后……”


祁彻微笑地点头说:“今日很开心得以看你喜结良缘,在这里我与太后,皇后祝您与国舅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谢陛下……”红歌与安博同时再恭身后,红歌再掀起裙罢,来到祁昱为首的位置,再对三位殿下再行谢礼,当红歌在祁昱关心的注目下,屈膝下跪,双手撑面,眼泪随即滚落哽咽地说:“红歌扣谢太子殿下多年来的栽培关爱之恩,感谢殿下为红歌所安排的一切,但愿在未来的人生中,红歌能继续与泰允一同为皇室效命…………红歌在这里谢谢您了……”


祁昱听完红歌的话,稍激动地微笑起来,眼眶中竟也掠过一点红润,他感叹了一声,然后才真心地忠告与祝福……“您个性直率简单,却偶有冲动……所以嫁到夫家,一定要好好地侍候丈夫,孝顺尊亲……我还在这里,谢谢您一直以来,为皇室所付出的一切,你今天得到的,是你应得的……或许那一份尽忠效职之心,是无价的,无法用一切去衡量……在您未来的人生中,我会给予你妥善的安排……您只要幸福就好……我在这里,也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恩爱美满……”


安蓝也激动地对红歌与大哥说:“红歌,大哥,今天妹妹有幸能看到你们将要步入红毯,共谐连理,妹妹实在是……”


安蓝的话一说到这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抬起头看着哥哥也激动地看着自己,自小兄妹情深,一直以来,大哥为妹妹牺牲了好多好多,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人生竟会在今时今日如此完美,安博的眼眸中也闪动着泪水,对着妹妹哽咽地说:“傻丫头……哥哥的大喜日子,别哭……哥哥会幸福的……”


安蓝赶紧点头,边擦着眼角的泪水边哽咽地点头说:“嗯……大哥一定要幸福……我也祝你们百年好合……祝福你们……”安蓝越说,眼泪越往下滚,祁昱叹了口气,一握着妻子的小手,对着她无奈地一笑……


红歌也哽咽地想要落泪了……


“好了,别哭了……稍后耽误了时辰……”祁文微笑地说。


红歌一听,便赶紧擦干了眼泪,再扣谢二殿下与三殿下……


“我哩?”泰允觉得红歌应该要扣谢自己……


“滚!”红歌话一说完,却瞪紧泰允,这个患难以共的亦师亦友亦兄的人……


泰允也深深地看着红歌,然后无奈地说:“你的个性这么冲动,嫁到国舅家,千万不要欺负国舅,你就不要想着任外职了,这么多年来,陪着我出生入死,你也辛苦了,一个女孩子家……多不容易啊……好好地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够了……我和你一样,无父无母到今天,看着你这么幸福,我很感动……要加油……好好地活着……”


红歌一听最后那句好好活着,眼泪突然再也无抑制地落了下来,谁也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其中滋味,想起自己与泰允在太子殿下面前宣誓时,那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誓死效忠的情怀,想起在拆行任务时,几经生死,曾经有好多次以为彼此都活不了,却还是在鬼门关相握手走了回来……活着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泰允看着红歌的突然掉泪,自己的心里也一酸,眼眶一红,眼泪就那样滚落下来……他伸出颤抖的双手心疼地上前,轻轻地将红歌拥进怀里,然后像真正的兄长那样祝福说:“丫头……祝福你……祝福你们永远同心,甜蜜恩爱一辈子……也请国舅好好疼爱这个丫头,她自小没爹没妈的,很渴望有个人这么疼自己!”


安博也激动地点头……


红歌再在泰允的怀里激动地落泪……


“好了,别哭了,妆化了就丑死了!”泰允扶着红歌的肩膀,亲自为她擦拭着眼泪,然后再亲自地将她交到安博的手里……


吉时已到,宫女们在所有人情浓意切地告别后,便搀扶着红歌与安博一同出阁了……


*******


村里现在好生热闹!


长长的红毯铺到了村庄的尽头!


数十辆名车终于在所有人的祈盼下,缓缓地驶来,为首的新娘车辆前摆立着俩个梦幻新人的娃娃,好生可爱与喜庆……


安博所有的朋友们,包括一早就过来侍候的宫女们个个都手拿彩筒,站在红毯俩旁等着那新人轿车一停下来,便立即拉盖,砰砰声响后,无数的彩线彩纸彩条在蔚蓝的天空中飞飘着,安博最先步下红毯,无数的村民们个个都上前祝贺他娶到了美丽的新娘子……


喜娘与宫女们也缓缓地扶着红歌走下了车子,所有的村民们以及到来祝贺的朋友们纷纷惊叹新娘子好美啊,说得安博的心花都开放了,他一个欢喜地看着红歌也甜蜜地看着自己一片喜庆地笑了起来……


静恩,翠翠,蝶衣三位伴娘,与及在一旁等候的安博三位伴郎一同陪着安博与红歌走进安家,这个时候的安雄与安宁陪在已经坐在上守的爸爸妈妈身边,准备观礼……而祁昱,安蓝,还有祁文,祁烨一行人也在随后的车辆中到来观礼……喜庆热闹极了……


安德与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的曾月容看着儿子与儿媳妇在所有人热闹的哄扶下走了进来……安博亲自扶着妻子站在爸爸妈妈面前,感激地说:“爸,妈……这么多年来你们辛苦了,儿子今天娶媳妇,谢谢爸爸妈妈的养育之恩!”


安德实在开心激动地点头,看着女儿也来到自己的身边,扶着自己的臂间,好激动地看着……


俩名儿子也陪在妈妈的身后,一同看着他们……


“好好好,你们俩个以后一定要恩恩爱爱,红歌,如果以后安博有对你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诉爸爸……”安德实在开心地说。


“是”红歌激动地说。


“婚礼开始……新郎新娘一拜天地……”风长清继续过来主持婚礼……


红歌与安博先扣拜了天地,接着扣谢双亲……宫女立即为安博与红歌送上茶杯,俩人同时献茶,接着就交拜天地


安博跪在父母面前献完茶后,红歌也接过茶杯,对着安德先眼眶通红地叫:“爸……您喝茶……”


安德实在满意地看着这个儿媳妇点头激动地说:“好……乖!”安德连忙接过茶,喝了之后,再递红包……


红歌接过后,便又捧过茶杯,对曾月容再一个激动落泪地说:“妈……您喝茶……以后媳妇一定会好好侍候您与爸……谢谢你们的成全……”


曾月容落着泪接过茶,哽咽地说:“乖……你是我们安家的好媳妇……”


“夫妻交拜……”风长清再叫!


红歌与安博俩个人相对看着,然后一个激动地恭身对拜……


无数的掌声激动地响了起来……


*


婚礼仪式完成后!


祁昱亲自动用太子殿内款包下了一间五星级酒店来供给红歌与安博举行晚宴……在用餐仪式完后,红歌换下深紫色的抹胸长裙,与一身黑西服的安博在舞池中,在众贵宾面前,跳下了第一只舞……安蓝穿着雪湖兰的丝绸长裙,用那珍珠环扣在前额,手戴白手套,陪在丈夫身边,坐在舞池下首的沙发上,看着舞池中的红歌与安博,好开心啊……


祁文负责让小公主和祁铭好好处理关系……


祁烨又在电话里与素樱吵架……


静恩穿着粉红色牡丹长裙,用钻饰将头发高高束起,陪在泰允的身边,一同看着舞池中的新人……


祁昱轻拿捏着妻子的下巴,在她的耳旁细声地问:“开心吗?”


“开心,谢谢你为我哥哥做的一切!”安蓝真心地转过头对着祁昱说。


祁昱看着妻子这么开心,便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然后轻轻地在妻子的唇上一吻……


“太子殿下……您的电话……”靖桐握着手机,深深地恭身看着祁昱……


祁昱一看靖桐那眼神,便理解地先转过头,对着妻子微微一笑,然后在她的额前一吻,才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快点回来!”安蓝看着祁昱说。


“嗯!”祁昱接过手机,走出了舞池大堂,直接来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那愉快飞闪的雨水,应了声……“那位……”


“好久违的声音了……”电话的那头传来了甜甜润润的美妙声音,始终还是透着一股优雅……


祁昱稍一愣……


“忘记我的声音了?”紫楦在异国的天空下,手捧着红酒,用那清彻的眼神看着落地窗外的歌特式的教堂,圣洁尊严……


祁昱不作声,只是眼神稍闪动了一会儿才稍站正身子地问:“你好吗?”


紫楦微微一笑,将红酒放了下来,坐在落地窗边的一张奶白色躺椅上柔声地说:“我很好……只是曾经记得还有一份爱情掉在你的世界里,我现在想要拿回来……”


祁昱微微一笑,闪动着眼眸问:“哦?怎么拿回来?”


“这里有一位法国帅气浪漫的先生想要追求我……所以……我想在您的世界里,把我的爱情给拿回来……”紫楦看着窗外飘着细微的雨水……


祁昱握着电话笑了起来说:“如果真要拿回去,那得要幸福才行……”


紫楦握着电话,感动地看着那天空,最后一次听着这个用生命去爱的男子,她感叹了一口气,才真心地对着祁昱说:“祁昱……谢谢你……谢谢你原谅我,饶怨我……”


祁昱微笑地握着电话,看着窗外的世界,看着飞逝的雨水,也感触曾经的爱情……“是你自己原谅了你自己,饶怨了你自己……要幸福……”


“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您说……”紫楦看着窗外的世界,想着远方的那个人……


祁昱站在落地窗前,等待着……


“我在这里,祝福您与安蓝永结同心……恩爱一生……请替我谢谢她的善良,谢谢她在我的心中放了一把尺子,我会记住曾经在我最失落与孤单的时候,在所有人都放弃我的时候,她没有放弃我……她是一个值得你珍爱一生的女子,我在这边得知,她为那千俩村民接受你那一枪,我的整个世界的坚持与愤怒,全部被她瓦解了,您说得对,她是一个能装天下的太子妃……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与您匹配的女子!请您一定要好好珍惜,珍惜我们的太子妃!!”紫楦真心哽咽地说。


祁昱感激地一笑,叹声看着窗外的世界,想着遥远的那方有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真心地说:“紫楦,谢谢你今天和我说这翻话,至今我仍然对你有着深深的抱歉……”


紫楦一笑,然后感叹地笑说:“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就好好向往未来吧……祝福您……再见……”


“再见……”祁昱真心地说!


“在聊什么?”安蓝突然从祁昱的背后抱紧他问。


祁昱一个微笑地转过头,将妻子拥在怀里,看着窗外的世界,还有那点点飞逝的雨水,感触地说:“在想你……”


“在你面前了,还有什么好想的?”安蓝在祁昱的怀里,甜笑地问。


祁昱叹了口气,然后拥着妻子重新走回舞池,直接在红歌与安博退了下去后,直接牵着妻子走进舞池,温柔地低下头看着她微笑地说:“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总之,我谢谢你的善良与宽容……感谢我的人生中,有你陪伴……陪我跳只舞吧,太子妃……”


安蓝一个应允,便与祁昱在舞池中央,在众人面前愉快地旋转着舞步……“我也谢谢你,我的太子殿下,感谢您以宽容伟大的胸襟,来接受我这个傻傻的太子妃……”


手机里亮起了最后一个信息,是紫楦发过来的最后一份礼物,有关于一位名叫乔乔的身世之迷……


******


一个月后!


祁昱再出访非洲国家回来后,已经春天了!


春意盅然的宫廷到处是嫩叶闹枝头,好生喜庆!


静恩今天又与泰允吵架了,祁文忙着劝架!


祁烨与安蓝一同下车,他一边走下车子一边生气地用手指着安蓝的额头,生气地大叫起来:“你笨成这样,看来要动用皇室的力量才能让你毕业了!”


安蓝戴着眼镜,好苦地说:“我不是很用功地在学习吗?”


“你再用功也没有用,你就直接给大哥生孩子算了!还想做鉴定师?”祁烨生气地说完话后,刚想离开,却在一个转身间,吓了一跳地看着岳羚,还有素樱俩个人同时出现在太和殿的阶梯下,他倒抽一口气,便赶紧跑人!


岳羚与素樱俩个人还在那里吵架着说:“你敢抢我男人?”


“谁是你的男人?”


“三哥哥就是我的男人!”


“呸!”


“你中文学得好啊!”


安蓝无奈地看着她们一笑,蝶衣微笑地来到自己的面前说:“太子殿下回来了,还在太后殿请安!”


“真的吗?”安蓝开心地跑往太后殿,刚走到殿门口,就又看到女儿与祁铭坐在门口,女儿还在那里生气,安蓝奇怪地看着女儿问:“你怎么了?”


“爸爸回来又不给我带礼物!”麦琪仰高头,很生气地叫:“人家小明的爸爸已经带了七份礼物了!”


安蓝瞪了女儿一眼,才兴高采烈地走进内殿,看着祁彻,龚傲芙,庄碧琴他们都在那里开心地有说有笑,而祁昱侧坐在下首,转过头看着妻子甜甜地一笑,安蓝开心地走进去先对大家请安,然后才对着祁昱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个小时前!”祁昱轻拥着妻子,拿捏着她的手腕!


“你也不提前通知我!”安蓝哼的一声,故意瞪着他说。


“给你一个惊喜嘛!”祁文与祁烨同时走了进来,开心地说。


安蓝便微微一笑,准备接过了宫女的花茶刚想小喝了一口,却突然一阵强烈的反胃,让她的手心一软,茶杯砰的一声掉在地上……


祁昱一愣,紧张地扶着妻子问:“你怎么了?”


安蓝一阵反胃地摇摇头……


龚傲芙他们也紧张地传太御说:“这是怎么回事?御医不是每天给太子妃把脉吗?”


祁文与祁烨也紧张地看着安蓝……


安蓝顿觉胃里一阵翻滚,整个人面色倾刻发白,冷汗直冒,就那样晕了过去……


*******


安蓝正在太子殿内由御医把脉着,宫女与侍内官在里面焦急地陪着……


祁彻,庄碧琴,龚傲芙还有祁昱,祁文,祁烨,还有静恩也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都在想出了什么事?祁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地叹着气,眼神凌乱有些失了方寸……


祁烨看着大哥又站起来,想往内殿走去,又不方便打扰,又走回来……他便受不了地对大哥说:“好了,你停一下!没事不要打转!我都心烦死了!”


祁文奇怪地想了想,便传唤来了蝶衣,蝶芯,还有小雪,青霞与一众宫女来到面前,直接很认真直接地问:“最近太子妃有没有什么异常?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间晕过去?”


蝶衣紧张地红着眼眶对着祁文说:“没有啊!一直都好好的啊?没有什么特别情况,就是……比平时爱睡觉了一点儿……一醒过来一会儿,又说困了……我又听太医的嘱咐,说春困还是对身体有点不好……适当要请太子妃到处走走……一切都好好的……怎么今天就……”


小雪与青霞也委屈地点头说:“我们都一直很用心地侍候,半点也没敢怠慢啊!”


“对了……”青霞好像想到了什么……


祁昱立即转过头,看紧她……


大家也紧张地看紧她……


青霞皱着眉毛说:“太子妃这段时间,老是做恶梦……老梦见自己吃桃子……”


龚傲芙的眼神一亮……


祁昱对着青霞历声地斥道:“这是什么事?用得着在这里大惊小怪!”


青霞便赶紧不敢说话了……


“御医出来了……”蝶衣紧张地说。


所有人一听,便全都转过身,看着七名御医一同走出来,笑容满脸一脸喜庆地对着正愣然的祁昱说:“恭喜太子殿下,太子妃有喜了……”


“啊!!”所有人全都开心惊叫起来……唯有祁昱愣在一旁,仿佛被设计了一样地立即转过头,凌历地看着青霞与小雪,那俩个丫头正站在一旁,握着拳头好不开心地笑了起来,他还在那里发愣,安蓝怎么会怀孕?


“还呆在这里作什么?赶紧看老婆去!”祁文一拍大哥的肩膀,便扶着皇奶奶,父王母后一同进殿看安蓝去了……


祁昱还在那里愣作一旁,继续盯紧小雪与青霞,蝶衣也在奇怪地盯着那俩个丫头……


青霞与小雪的心里一凉,赶紧转身跑进内殿……


安蓝躺在床上,听着公公,婆婆,皇奶奶对自己祝贺说:“恭喜你,太好了,您终于又要给麦琪添小弟弟小妹妹了……”


安蓝激动地开心想要尖叫地问:“我真的怀孕了吗?真的吗?”


“妈妈有小宝宝了?”麦琪也窜进床上,就要像往常那样坐在妈妈的肚子上,祁文他们立即大惊失色地接过麦琪说:“现在你妈妈肚子里有宝宝了,不可以随便乱碰妈妈,知道吗?”


麦琪一听,便赶紧拍手跳着床笑说:“太好了,妈妈……你怀孕了,我有弟弟妹妹了?”


安蓝激动地点头,握着女儿的小手,急切地想要看丈夫在那里,可是刚一要找人,又想起祁昱根本不想自己怀孕,她就又一害怕地畏缩了一下……祁烨倒一脸兴奋地握着安蓝的小手说:“你放心吧,你放心吧,你怀孕的时候,我一定陪在你身边……”


“滚!”祁昱突然冷冷地在祁烨的身后叫着弟弟!


安蓝看着祁昱站在人群后,正不可思议地瞪着自己……


大家一看到祁昱来了,便全都赶紧退了出去,祁文带着麦琪也出去了,唯有祁烨不依不舍地对安蓝说:“你好生养胎,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我抽死他!”


祁昱转过头冷冷地盯着自己的弟弟……


祁烨也赶紧出去了……


安蓝吓得要命缩回床内,一咬下唇,像审犯一样地摇摇头说:“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祁昱依然脸色冷淡地看着妻子,直接严刑逼供地问:“什么叫不是故意的?”


“………………”安蓝不敢说话,那天清早,小雪跑到自己的面前,很忠心地握紧拳头对自己说:“太子妃您放心……那药只是一般的菊花枸杞茶,我把那药给换下来了……您一定会有小王子小公主的……”


安蓝一想到这里,便赶紧说:“我让青霞与小雪换了那药汤……我实在想要个宝宝……”


祁昱不可思议地看着妻子,生气地说不出话来……


“你不要生我气嘛……”安蓝急得都要哭了……


“你过来……”祁昱招呼着妻子……


安蓝赶紧摇摇头……


“你过来……”祁昱再使唤着妻子,安蓝看着他终还是一脸无奈地移动祁昱的身边,抬起头来看着丈夫……祁昱也盯紧妻子,那娴静的脸孔,依然透着一股清彻,甚至那害怕的模样,都好生可爱……她有宝宝了?有自己的孩子?又有了他祁昱的孩子……


祁昱的整个世界突然丰富起来,虽然他依然绷着脸,却缓缓地伸出手轻轻扶着妻子的肚子,很认真地问:“你有宝宝了?”


安蓝紧张地点头……


祁昱只是还在愣了地点点头,然后开始想着老婆怀了自己的孩子,接着孩子一天一天地在妈妈的肚子里长大,他甚至会见证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很美妙的时刻,他突然一笑,心里的那点感动,化作红润在眼眶中溢了开来,任何男人都希望自己忠爱的女人怀有自己的孩子,因为这是爱情最美丽的结晶……


安蓝惊讶于祁昱的变化……不可思议地盯着他……


祁昱再突然一笑,想着这个女人又怀了自己的孩子,弥补了当父亲欠下麦琪的遗憾,他突然一个感激地将安蓝拥在怀里,还在梦里一样地喘息着说:“谢谢你……谢谢你怀了我祁昱的孩子!他将来必定能胜大业!我祁昱的孩子,将来必定能当大任”


祁昱激动地说完后,再开心地拥紧妻子……


安蓝重重地松了口气,刚想笑起来,却突然听到丈夫这样说:“你说……它会不会像麦琪出世一样,长得很丑?”


“麦琪一点儿也不丑!!”安蓝狠狠地拍了祁昱的肩膀!!


祁昱再突然一笑,实在兴奋地突然抱起妻子在空中一个愉快地旋转,安蓝也开心地抱着丈夫的脖子,开心地落泪微笑了……


“在这十个月的孕期,我一定寸步不离你身边……给你最好的照顾,弥补你多年前所受的苦……”祁昱深深地拥吻着妻子……


*******


十个月后,安蓝就在祁昱精心苛护下,在某天的清晨八点,晨曦一片灿烂夺目下,宫内向全国传出了喜庆的好消息,太子妃于辰时,即龙时诞下了小王子祁炎……此时全国喜庆,每家高挂大红灯笼,一片欢天喜地的庆祝……


而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在一个月后,孩子满月时,祁昱牵着小公主,安蓝抱着小王子站在皇朝的最高塔台,接受着万民的祝福……


无数的烟火直冲上天,见证着这个童话故事里,最美丽的王子与灰姑娘!


********


又是一个美丽的清晨!


祁昱策马下山,看着妻子依然站在皇城脚下,一脸期待地等着自己,祁昱满足地一笑,仿佛这一个画面永远都不会消失了,因为……从这个故事的开始,就决定了,安蓝这辈子会一直等待着祁昱,就算等到了,都依然还会一向往与等待未来的甜蜜……


祁昱与安蓝俩人甜蜜地相看着,突然在一刹那间,不由主地回忆起一些事……


八年前的那个异国的天空!


又回到了那个晚上!


又是那个小旅馆!


他在一片激情过后,拥紧着怀里正狂乱哭泣的女孩,再在她的额前,唇上一吻,才如同妻子般将她紧拥在怀里说:“等我……回来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接你……给你所有,甚至给你天下……”


她在哭泣中,尽管无措害怕愤恨,却不由主地被他那强大的气息所魅惑,知道人生在这一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当时那个晚上,窗外飘着雪……


他依然在她沉睡时,再在她的额前一吻……我会念你一辈子……


(全剧终)


文外:三位王子飞驰俊马上山,个个都英伟不凡,他们之间的爱的故事,在一点一滴地一步一步地进行着……有关于祁烨与祁文之间的爱情故事,或许在今后的岁月中,寻找到了他们美丽的故事,会一点一点程献给大家!也谢谢各位留守到此刻!感谢所有的读者们,落着泪感谢你们守候至今,谢谢你们支持祁昱,安蓝,祁文,与祁烨,也同时谢谢你们对麦琪的疼爱!


有爱的生命,或许会比无爱的生命经历更多,痛苦更多,却又得到更多,愿天下的读者们,天之娇女们,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在这里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半年的日子,从发文的初冬到此刻的春天,灿烂的夏天将要来临,又走过了一些日子,在这个时候,一想到你们,心里总是暖暖的,因为我深夜苦苦写文时,你们的心一直陪伴着我!天啊!我终于完成了,千言万语,其实都尽在文中,我对你们的心,你们的爱,都尽在文中,希望你们能体谅海儿为这个世间程现一点美好的决心!我爱你们!新文我们再见!让你们见识古怪顽皮坚强从不掉泪的搞笑可爱民间公主哦!记得,二十九号至三十号,下周五至周六,支持一下海儿哦!


我的神啊!上帝啊!我终于可以睡个觉了,我要去逛超市,要去买桔子色的指甲油,要吃肯德基,要听开心的歌,神啊!!写完啦!!好吧,我疯了!哎呀,我爱你们,好爱好爱你们!个个都亲一下!新文就开心地进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