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夜间 A+ A-

第四十六章 全剧完

解放眼睛,试试听书,点击播放
    官道之色戒 第78o-84o章 第四十六章 全剧完

    得到了三位省委大佬的认可,在周一的省委常委会上,新的干部调整方案只稍作修改,就得到了通过,这不仅标志着,王思宇这位省委组织部长,已经顺利地进入了角色,而且还预示着,两位当家人已经默许了他这位调停人的身份,这对于实现中央领导的意图,有着非比寻常的重要意义。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思宇又开始了他的考察之旅,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足迹遍及江南的各个市县,由于吸取了以往的经验,又没有了告密者,这次的微服私访更加成功,几乎没有人知道,那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就是江南政坛最为年轻的省委领导。

    结束了基层考察之后,王思宇回到省委组织部,就把工作重心放在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方面,在原有组织部的干部选拔机制上,建立健全了干部选拔任用提名制度,改革考察机制,完善竞争机制,强化干部交流制度,在用人选人的公信度方面,也下足了功夫,务必使得干部选拔任用方面,公开透明化。

    当然,这部分工作的重心,还是在基层,若是动了省委大佬们切割蛋糕的权力,只怕这项方案也就要无疾而终了,而在基层的推广,就像是种下一棵树苗,只要浇灌得当,就会茁壮成长,终有一天能成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只不过,新的方案推广下去后,来自基层的阻力远比想象中要大,非但一些平时工作自由散漫的干部们不满意,即便是一些工作勤勤恳恳的机关干部,对新的方案也极不理解,在很多人看来,基层原本就是责任大,权力小,若是再加上紧箍咒,那这头上的乌纱帽,含金量也就无意缩水了,因此,一些地方不出意料地出现了抵制行为。

    面对这种困境,一方面,王思宇派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下去走访谈话,进行说服教育,另一方面,也在报纸媒体上发表文章,进行宣导,可即便这样,质疑的声音还是如潮水般涌来,一些人利用网络,对王思宇进行公然挑衅,其中一些含沙射影的批评言论,让他看了大为恼火,亲自动笔,写了篇措辞严厉的文章,发到了江南日报上面,各大媒体纷纷转载。

    这篇文章刊登上去,效果自然是出奇的好,颇有些太子一怒天下皆惊的意味,即便是省长张平湖,也打来电话,对他进行安抚,王思宇虽然出了气,但也有些后悔了,不该如此冲动,引发了太多关注,因此在解释了一番之后,就苦笑着道:“现在干点工作,真是困难,经常会引起外界的误解和非议。 ”   电话里响起张平湖爽朗的笑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不要理会那些闲言碎语,省委组织部最近搞的那些工作,还是很得人心的,成绩也是实实在在的,省政府办公厅的老张带队下去调研,很多当地群众,对你们省委组织部推行的干部改革措施,赞不绝口,我看时机成熟时,可以全面推广。”

    王思宇眼睛一亮,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就把手中的签字笔丢下,摸着电话起身道:“平湖省长过奖了,这套干部人事改革方案,在理论上是行得通的,但还有很多缺点,需要靠时间来检验,在我看来,实践和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二标准,缺一不可,有时候太急了,也不见得是好事( )。”

    省长张平湖听了,脸上现出满意的笑容,点头道:“说得好,思宇同志,有件事情,要和你提下,过些日子,李青山副总理要来江南省考察,为期三天,到时,希望你也一起陪同,要做好功课啊,李副总理向来很严厉,经常会把干部训得无地自容。(wwW. 无弹窗广告)”

    王思宇心中一懔,忙点头道:“知道了,平湖省长。”

    李青山副总理地位尊崇,在党内享有极高的声望,也是本次换届的大热门,其声势还在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之上,他到江南省考察,江南省委班子的领导自然要重视起来,不过,这个消息最先从张平湖省长的口中透露出,这就又有些耐人寻味了。

    事实上,由于上次春节期间,送了一幅《江山如此多娇》过去,王思宇与这位封疆大吏的关系已经改善了许多,这也是王思宇动了心思的地方,那幅山水画里面的寓意,对方应该很容易就猜到,只是两人都未曾点破而已。

    政治是复杂的,复杂到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作为一名年轻的官员,在和这些政坛老将打交道时,王思宇除了在姿态上放得很低外,也尽量讲求一定的艺术性,避免激化矛盾。

    国内的政治派系,无论是偏左,还是偏右的,都给自己贴了路线正确的标签,己方的成绩和对方的缺点,都是要用放大镜来看的,都把真理的解释权掌握在手里,没谁能够例外,即便是派系中德高望重的大佬们,也经常在媒体上喊话,争取群众的支持。

    这有好的一方面,说明国内的政治在公开透明化方面,有了喜人的进步,而不足之处也很明显,那就是将党内的一些分歧,向外扩散出来,不利于维稳的需要。

    而当今的世界动荡不安,国际局势变幻莫测,对于国内而言,没有什么比维持稳定更加重要的了,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都要不惜一切代价,确保社会与政局的稳定,让老百姓可以安居乐业,不必生活在恐怖的阴影之中( )。

    王思宇这个思路,与李青山副总理的观点不谋而合,李副总理这次抵达江南省,是考察民间借贷问题,要求江南省委班子,尽快采取措施,遏制民间借贷的高利贷化倾向。

    在三天的时间里,王思宇和省长张平湖陪同李副总理,走访了多个城市,在之前的微服私访,他手头掌握了大量的基础材料,对于李青山副总理的这次考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这天晚上,李青山副总理兴致极好,在用过晚饭后,就把王思宇叫到房间里,询问起他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王思宇极为恭敬地做出回答。

    在闲聊当中,李青山副总理提出了一些问题,都是关于换届之年出现的,其中有几个问题比较尖锐,包括左右派之间在意识形态里面的纷争,以及出于对换届之后人事问题的担忧,引发部分资本外逃的问题。

    这样的话题,其实非常敏感,王思宇有些惊诧,李青山副总理为何要争求他的意见,不过,在稍作思索之后,他还是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提起上诉两个问题,就不得不提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在王思宇看来,这位老人家曾经以超人的胆略和气魄,解决了当时困扰国内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改革开放的问题,老人家以崇高的个人威望,和高瞻远瞩的政治头脑,将国家从一个经济濒临崩溃的状态,推进了快速发展的历史时期,如果没有当初的决策,也就不会有繁荣富强的今天,这份造福子孙的历史功绩,无人可以替代。

    其二,就是解决了接班人的问题,在高层政治当中,这个问题一直是最为困扰的,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古至今,任何朝代都没有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若是不能妥善处理,会留下极大的隐患。

    然而,在远离了强人政治的时代,国内各派系互相间的牵制,使得解决这两个问题变得极为复杂,也非常敏感,如果处理不好,一颗心脏就会分为左右两瓣,未等到真正的敌人找上门来,自己就已经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当中,实为不智( )。

    王思宇真切地希望,这个严峻的问题能够通过协商,早日解决,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讲出来的,否则,将面临着许多麻烦,很可能各方都不会买账,轻者揣着明白装糊涂,毫不理会;重者群起而攻之,惹祸上身,甚至会连累于系,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他还是委婉地暗示,今年的维稳工作重心,其实是在党内,也是在高层,是摆在每位高级领导面前的一道难题,能否顺利地解决,关系到了整个中华民族兴衰存亡的命运,这需要智慧,需要勇气,更需要高度的历史责任感。

    在听了王思宇隐晦的发言,李青山副总理也陷入沉思当中,沉默良久,他才点点头,轻声道:“是啊,你的意见,我会带回去的。”

    王思宇见状,忙起身告辞,离开了李青山副总理的房间,返回家里,他洗过热水澡后,进了书房,看了会文件,就又拿起签字笔,在本子上写了那幅对联:“无边春色来天地,有志金龙越古今。”

    凝视着对联半晌,他又写了个来字,这个字有些特殊,里面不但有皇天后土,更隐着一个平安的‘平’字,天下太平的‘平’字,不可动摇,而这个天地,自然是‘华’夏的天地,当早日确立,方为上策,只不过,要想在一次会议上,确立两代核心,这样的难度,只怕比登天还难吧?

    王思宇放下签字笔,走到窗前,点燃了一颗烟,望着窗外绚烂的烟花,陷入了沉思当中――

    全书完